欢迎光临西安在线!

今天是 2024年06月26日 星期三

关注社会热点

一起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警察邱建军:派出所里的“拼命三郎”,倒在女儿高考前

6月3日,武汉汉口殡仪馆,吊唁的人们排队告别邱建军。

半个月前,他刚过完50岁生日。那天,女儿用自己攒的钱给他买了一个大蛋糕,妻子送了一双他喜欢的运动鞋。可惜由于太忙,他还没有来得及穿。

邱建军是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区分局汉兴派出所副所长,在刑侦领域忙碌了几十年,和家人聚少离多。在妻子陆英眼里,他始终忙工作,吃个饭都要接七八个工作电话,半夜三更接到电话,说走就走。偶尔她会抱怨,“在家总是心不在焉的。”

邱建军也和同事李松说,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忽视了家庭,还有几天女儿就要高考了。他本打算考试当天送女儿去考场,然而这个简单的愿望也没能实现——6月1日,在一次与持刀歹徒的搏斗中,他倒在了血泊中,再也没能起来。

警察邱建军:派出所里的“拼命三郎”,倒在女儿高考前

邱建军殉职。 图源:武汉警方

与歹徒搏斗时,身中15刀壮烈牺牲

6月3日上午8时,汉口殡仪馆告别大厅内,邱建军的遗体身着警服安卧在鲜花中,上盖鲜艳的党旗。

站在殡仪馆内,警校同学黄崑仍不能相信,那个一直吵着要约饭的寝室长就这样离开了。

6月1日0时12分,武汉市公安局接群众110报警称,在江汉区常青三路某宾馆门口,有一名男子拿刀欲伤人。

武汉市公安局立即调度江汉区分局汉兴派出所、南国北都警务站到现场处置。当天,汉兴派出所值班副所长正是邱建军。

接到警情后,他带队赶至现场,发现嫌疑人已离开。为尽快消除隐患,邱建军组织警力展开视频追踪和信息摸排,查明持刀男子为外地来汉人员冯某,且已返回租住地。

凌晨1时许,邱建军带领民警、辅警携带警用盾牌、钢叉、警棍等装备赶到该租住处。冯某的母亲开门后告知,冯某在卧室内并将门反锁。

从客厅到卧室要穿过一个宽不到1米、长约2米的狭窄走道,邱建军朝屋内喊话劝冯某出来,双方相持约10分钟,冯某突然打开房门乱砍。

据当时受伤的民警刘承欢回忆,冯某拿长剑先猛砍向持盾牌的同事后,又朝他劈砍,把他手中的警棍砍落。刘承欢倒在沙发上后,冯某第二剑又朝他头上砍来,他只能被迫举起胳膊挡,左胳膊、头部被砍伤了。

邱建军掏出手枪并上膛。就在此时,冯某从卧室换了两把匕首再次冲出来,母亲见状试图上前劝阻,但冯某仍然挥舞着凶器往外冲。

警察邱建军:派出所里的“拼命三郎”,倒在女儿高考前

嫌疑人被控制。 图源:武汉警方

江汉区公安分局技术中队长胡斌在接受采访时说,从现场还原了解到,由于现场异常逼仄,冯母也在现场,为防开枪误伤冯母和现场战友,紧急关头,邱建军毫不畏惧地冲上去。

近在咫尺的冯某冲上来朝邱建军的颈部、腹部乱捅。伤人后,冯某拎刀就跑,前后中了15刀的邱建军忍痛捂着颈部追赶。从冯家下楼有25级台阶,出门栋约7米,右拐20多米后,邱建军倒下,血流了一路。随后,闻讯赶来增援的战友合力将冯某制伏抓获。

战友和医护人员紧急将邱建军送往医院抢救,他的警服被鲜血浸透。凌晨5时许,邱建军终因失血过多,救治无效,壮烈牺牲。

当天早上6时许,黄崑被手机铃声叫醒。接通电话后,话筒那边始终没人说话,黄崑问怎么了,“邱建军,没了。”沉默了几秒钟后,对方泣不成声。

黄崑挂断电话愣了一会儿。起床后去卫生间刷牙时,他猛地感到不对劲,心里涌出来说不出的酸楚,眼泪止不住地掉。从事刑侦工作多年,见多了生离死别,黄崑从未如此强烈地感受到心痛。

“寝室长”与“好大哥”

提到邱建军,几乎所有人都会想起那个1米73个头、一笑一脸褶儿,说话高亢的“大哥”形象。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邱建军总会不时地关照他人。

对黄崑而言,“会照顾人的寝室长”是他对邱建军形象的缩影。

那是1990年7月20日,他与邱建军第一次见面。他们二人与其余八人都被分到了武汉市人民警察学校的一间寝室。

和黄崑等人不同,邱建军家庭条件并不好,也承担了更多家庭的重担,在性格和气质上和其他少年比更成熟,但实际上,当时的邱建军也才15岁,他被推举成了寝室长。选床铺时,邱建军选了寝室里最“遭罪”的靠门的下铺,不仅吵,冬天走廊的冷风还会从门缝里灌进来。

在警校里,不可避免地会进行高强度训练。每次训练回来,因为出了一身汗,邱建军、黄崑等人的衣服裤子上都结了一层盐晶,在大家都累得走不动时,邱建军一定是那个提着水壶去楼下接热水给大家泡脚的人。

上刑侦课,教官在课堂上播放刑侦现场的录像,一幕幕骇人的场景呈现在了少年们的眼前。胆小的人晚上睡不着,邱建军便和他们睡在一张床上,安慰着“别害怕”。四年警校生活转瞬而过,大家各奔东西,成家,立业,各自忙碌,却彼此牵挂。

2023年,为了照顾孩子上学,黄崑搬到了离邱建军派出所不远处的一处住所,然后发了朋友圈。几分钟后,邱建军就打来电话,喊着要和老友约饭。

两人互相调侃了一番,邱建军发现两家孩子在同一所学校读书,就告诉黄崑,自己是他的寝室长,女儿们也要传承他们寝室的“衣钵”,进了学校记得叫师姐。然而,一年内,黄崑多次打邱建军电话,得到的回复要么是出警、要么出差、要么加班、要么值班。约好的饭局也一拖再拖。

李松则是在2000年与邱建军认识的。他坦言,在工作中,年轻民警办案时,邱建军都会主动询问案子的进展、遇到的困难,必要时进行一些提点、帮助。邱建军还格外注重对新警的培养。邱建军曾说“要给刑侦留下一点种子”,为所里培养出刑侦人才。

在单位里,邱建军会去各个探组“溜达”。主动了解案件进展,询问办案民警证据收集的怎么样,嫌疑人主动交代的可能性有多大。

他对年轻人特别关注,必要时进行一些提点、帮助。新警带嫌疑人去厕所,邱建军见状,会告诉他要有哪几点需要注意:要先观察环境,卫生间的窗户是否上锁。检查垃圾桶里有没有玻璃等利器,以防万一。现实中和学校学的有些不同,他都一点点教,想把年轻人早点培养出来。

迎难而上的“拼命三郎”

在同事的印象里,每次同事遇到一些比较难办、难处理的事,邱建军都会先站出来。

汉兴派出所的民警张振曾在采访时表示,“遇到醉酒的或者扯皮打架这些纠纷的时候,或者有些当事人在所里大吵大叫的时候,我们民警有畏难情绪的时候,邱所长绝对会主动站出来。”

每每提及邱建军,李松都觉得他是一个纯粹做事的人。在汉兴派出所里,邱建军坚持“规则第一,交情第二”。凡是分内工作没做好,哪怕是关系不错的好朋友,邱建军也会“批评”几句。

邱建军办案也总有一股冲劲儿,这也导致他多次负伤。

2012年,他主动申请支援基层,从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区分局调到汉兴派出所担任民警。来所报到不足一个月,邱建军就“盘”出了一条贩毒线索,交易地点在一栋私房内。抓捕嫌疑人时,毒贩抽出了匕首,刺进邱建军的大腿,邱建军忍痛将毒贩牢牢控制,鲜血浸透了他的裤管。

李松和刑侦队的其他同事去医院看望他,多次嘱咐他注意安全,告诉他工作上他是可以被替代的,但对家庭而言,他却是唯一的,家人也多次告诉他要注意安全。邱建军每次都答应得很爽快,承诺自己会很小心,但每次遇到危险还是冲在前面。

6月1日的任务现场,邱建军担心其他同事受伤,像以往一样冲了上去。“他有枪,他觉得自己要担起这个责任来,没想到出事了。”

警察邱建军:派出所里的“拼命三郎”,倒在女儿高考前

6月3日上午,邱建军遗体告别仪式在武汉市汉口殡仪馆告别大厅举行。图源:武汉警方

直到现在,李松还是很难相信邱建军已经牺牲,“我总想起他的那句话:‘哪天我走了,我一定要在所里留下种子。’”看着邱建军培养的一批批年轻人现已能够独当一面,“我感觉他还在”,李松说。

除了工作,邱建军和李松聊的最多的便是自己的女儿,两人曾谈到对孩子未来的规划,邱建军不期望孩子能有多大成就,能找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就够了。他曾遗憾自己因为工作忽视了家庭。

几天前,他还跟孩子承诺,会送她去考场。他告诉李松,自己计划着“早晨把孩子送到考场,回单位处理工作,考完再去接”。但3日上午,邱建军静静躺在鲜花中间,女儿抱着他的遗像哭得撕心裂肺。

新京报记者 慕宏举 实习生 张新惠

编辑 杨海 校对 王心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西安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推荐阅读
  • 界面新闻记者 | 翟瑞民2024年6月25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云南省委常委,省政府党组副书记、副省长李石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李石松是今年以来被查的第36名中管干部。他也成为二十大以来[全文]
    2024-06-26 02:08
  • 临近午夜,兰南高速平顶山站附近的加油站拉起了警戒线。这座加油站位于高速口500米处,临省道,附近有食品厂和汽车4S店,再往周边则是几个村庄。2024年6月15日当晚,加油站附近的人和村民都听说加油站“出事了”,纷纷在午夜赶来。据“6.15”[全文]
    2024-06-20 02:06
  • 今天(6月16日)你给老爸送祝福了吗?他是怎么回复你的?都说父爱是沉默的或许,我们能从与爸爸有限且琐碎的聊天记录里发现那些潜藏的爱与牵挂这些聊天记录里有没有你的“同款老爸”?爸爸好像跟我“不太熟”爸爸是我们最亲近的家人但有时他也是最熟悉的“[全文]
    2024-06-17 02:02
  • 参考消息网6月11日报道 据德国《世界报》网站6月7日报道,西方国家在乌克兰对俄防御战中援助的武器种类日益繁多。除德国的Iris-T SLM防空系统等最先进的武器系统外,它们还提供在本国即将退役的老旧装备。法国的“幻影”2000-5多用途战[全文]
    2024-06-12 02:07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西安在线 xa.shenzzx.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所有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